肖有幸

真·死废宅,
沉迷于崩坏三,
最大的偶像是齐格飞,
想象他一样成为摸过全休伯利安舰女武神屁股的男人(女人)
梦想是迎娶德丽莎

还没想好叫什么的德哈

德拉科不能否认自己不喜欢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像他曾经去过的挪威森林,深邃而神秘的绿点缀在他的眼中,他从未见过那样美丽的绿色。


像是被恶魔蛊惑了一样,高傲的马尔福家小公子第一次主动伸出了手。


虽然主动的结局并不美好。


但德拉科还是在开学第一天就牢牢的记住了哈利波特这个人。


其实大多数时候德拉科与哈利不愉快的原因是罗恩,他见不得哈利身边有个喋喋不休的罗恩,德拉科认为哈利作为一个纯血种的巫师,他身边的伙伴也应该是同样出身高贵纯血种巫师家庭的巫师。


但哈利并非像德拉科一样生活在极端的家庭环境中,哈利自认为和德拉科可谓是三观不合,就聊不到一块儿去。


梁子也就在平平淡淡的日常中结下了。


德拉科几乎没有和哈利单独相处的时间,直到五年级的某一堂魔药课课后。


那天德拉科能看见哈利纯属巧合。


那天的魔药课上斯内普教他们如何炼制变形药水,几乎每个人都按照斯内普的步骤一步一步做,毕竟没人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只有哈利不小心多放了几滴蜥蜴的泪水,还不小心被斯内普看见了,尽管一旁的罗恩和赫敏死命帮他打掩护,哈利还是免不了要喝下自己调配的药水的命运。


尽管一旁的赫敏一直在用口语说着什么,但哈利半天搞不明白赫敏到底说的什么。


直到他将药水一饮而尽。


那是一瓶转性药水——哈利,可能暂时要叫哈莉了,不幸的喝下了它。


药效长达半天,在此之前哈利被斯内普勒令呆在魔药教室,不允许私自离开。


黑色短发碧色双眸的哈莉小姐无聊的坐在座位上,







      我没有去看他,随意的定下了几个面带羞怯的世家少女,此时他大概还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淡神色,不悲不喜,一如往常,一如…十几年前。

我们之间的沉默持续到了几个月后我的一位名门世家出身的妃子怀孕,他终于肯正眼看我一眼,可他几个月内除开政务的开口第一句话却是祝我终于喜迎小皇子,那一刻,我心中莫名燃起的火焰像是要将我与他整个吞噬。

我挥挥手让宫女和太监们都出去,从那高高在上的高椅上下来,站在他的面前,不发一言的看向他苍白略带病色的脸,他抿着苍白到近乎亳无颜色的薄唇,面无表情的抬眼迎向我的目光,那双眼晴中光华流转,就算经历过再多风刀霜剑,却也一如从前那般明亮如星,只是那双眼里再也没有从前单纯青涩的少年了,独留一个城府难测的新王,阴晴难料,变化无常。


     少年轻狂不识岁月愁,生死之约随口许下,那说者无心,而听者却有意。

     经年浮生大梦一时醒,恍惚间才发现当年故人不似故人,世间万物都在变,只有他还在原地空回望。

     巨大的打击和多年操劳落下的病根,一点一点的吞食了他的生命。

      迷迷糊糊中的他难得做了一场故梦,梦里他和那人都还软狂年少,骑着两匹千里马便能游遍天下,把酒当歌探尽风月事,许一生之盟,永世不离。

——想来不过轻浮的玩笑一场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下版本新卡莲和摸的一对樱莲情头,许愿能抽到新卡!

二刷疯狂的迷上了金凌,倔强又执拗,傲气凌人却又简单善良,在他心中,也有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吧。

鸽了十几天的动态cg终于上线了!肝力有限,只全解锁了德丽莎,卡莲,琪亚娜,八重樱和姬子的cg……不过超棒啊!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残星

           

       义城的夜晚,偶有清风朗月之时,每逢明月映照之时,薛洋总会停下手上炼制活尸的进程,独自爬上义庄透风又漏雨破破烂烂的屋顶,凝视着夜空,满目星辰,多到眼睛都快装不下,却独缺了他的那一颗最耀眼的星辰,在此世间独余他一人,仍痴痴的攥紧手中的糖,痴痴的期盼。

        薛洋闭上眼,狠狠的攥紧手中的糖,攥的太紧,像是害怕他会跑开似的,却忘了——攥的太紧,就会碎掉。

纪念一下终于肝到的第六夜想曲(捂肝)

超喜欢冰卡!配音好听到无敌了!

“江宗主!咱们家的猪又双叒叕拱了蓝家的大白菜啦!”

樱莲,又一个莫名的灵感

*年龄操作
*重度ooc
魔装少女机八与乌鸦魔法使莲不得不说的故事
(其实是因为同时肝到的机八和怪盗而来的灵感)
*魔法使是因为卡莲幻想cg中怪盗莲以魔法使的身份出现
*17岁樱x500岁+莲

         “我本就生而立于顶端,何须别人的帮助?”

    
          

            当八重樱踏上前往圣芙蕾雅学园的公车时,她身后仍有她父亲派来紧追不舍的保镖们,但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八重樱不仅剑术精湛,手上还拿着她父亲收藏的名刀——冰昙天,前几波人就因为轻视差点就死在这位大小姐手上,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回来,叫苦连天。

              车行驶得极慢,走走停停,才终于到了它的终点站——圣芙蕾雅学园,虽然外表只是一座普通高校,但在私底下,却是整个极东区最有名的“流氓”高校,相传,尽管这里的学生几乎天天私自斗殴,甚至于组团去校外约架,且下手狠毒,但就是这样一所流氓中学,却几乎承包了所有学科的奖项,在极东成为了一个传奇。
               

               八重樱还在家中待着时,就想过要来这里求学,奈何父亲一直不允许,在八重樱的父亲看来,八重樱作为长女,理应继承他的产业,但八重樱极其反感他父亲这样的想法,八重樱认为,既然是一个集团,那么就应该能人居上,而不是所谓的“传承。”她志本就不在于此,就算他父亲强硬她继承了诺大的家产,她也会让八重集团走向没落,让她继承不如让她的妹妹凛来继承。